部分地區空氣質量保障措施落實不到位
  為做好APEC會議期間空氣質量保障工作,按照《環境保護部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會議空氣質量保障督查方案》安排,環境保護部16個督查組已於11月3日全部到位,並展開了督導檢查工作。記者日前跟隨環境保護部APEC會議空氣質量保障督查組分赴各地進行明察暗訪,檢查各地《APEC會議空氣質量保障方案》措施落實情況。
  來自環境保護部的數據顯示,截至5日凌晨,16個督查組共檢查企業395家,其中屬於停產、限產名單的企業317家,發現未按要求進行停產、限產的企業共33家;檢查未列入停產、限產名單的企業78家,31家企業存在超標排放問題,25家企業大氣污染物治理設施未正常運行。現場檢查施工場地103處,未按要求停止施工的18處,揚塵控制措施落實不到位的37處。此外發現秸稈垃圾焚燒110處;發現道路揚塵問題嚴重地段30處,其他各類大氣環境問題37項。
  “APEC會議期間空氣質量保障工作,既是兌現年初向省人代會承諾治污任務的一次考驗,也是加強生態環境建設、努力改善河北形象的重要契機。”河北省長張慶偉在部署APEC會議期間大氣污染防治工作時強調。
  同時,在天津,市長黃興國提出,認真做好APEC會議期間的空氣質量保障工作,是一項重大政治任務,是必須承擔的重要職責。
  “APEC空氣質量保障是一項重要的政治任務,必須堅決嚴格落實保障措施所列的停限產措施,不得打折扣,不得弄虛作假。否則,將嚴肅追究相關責任人的責任。”這是山東省委書記薑異康在日前召開的省委常委會議上提出的明確要求。
  在山西,專門召開省長專題會和省政府常務會,安排部署APEC會議山西省空氣質量保障工作;此後,山西省省長李小鵬赴太原、晉中和陽泉3地市進行環保督查,對發現的問題做了嚴肅處理。
  ……
  隨著APEC會議的召開,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內蒙古、山東等會議空氣質量保障的重點控制區,站在講政治、講大局的高度,重拳迭出,全力確保各項空氣質量保障措施落到實處。北京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保障工作,分管主要領導親自帶隊檢查落實情況,市紀委、監察部門啟動督查,政府約談了存在問題的部分區縣,強調進一步加大保障力度,保障北京市APEC空氣質量。按照《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污染防治協作小組辦公室關於啟動應急減排措施的緊急通知》要求,河北省石家莊、廊坊市、保定市、邢台市、邯鄲市11月4日起,實施最高一級重污染天氣應急減排措施。保定全市範圍內實行機動車單雙號限行,公安交警部門在各主要路口設置檢查崗,對闖限行的車輛進行勸返和處罰。邢台市自我加壓,參照重點區域保障要求,會前階段就對重點污染源實行限產限排,會議期間未完成治理改造、不能穩定達標排放的一律停產。衡水市為了嚴控秸稈露天焚燒,採取疏導結合和非常嚴格的責任追究制度,落實鄉鎮領導一把手責任,24小時不間斷巡查,出現火點即對鄉鎮領導及責任人進行處分,引導群眾秸稈還田或製成壓縮燃料。石家莊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對督查組發現的問題立即整改、嚴肅追責,並於當日啟動問責程序,對相關區縣各部門24人進行行政處分,對5家主要問題企業負責人予以行政拘留,共處35萬元處罰,公安部門介入對焚燒垃圾相關問題進行調查。赤峰市市長包滿達給十二個旗縣區政府主要領導寫了一封關於加強大氣污染防治和在APEC會議期間要確保空氣質量保障措施落實到位的公開信,特別對嚴厲禁止露天焚燒秸稈行為進行了強調。陽泉市市長陳永奇採取不發通知、不打招呼、不聽彙報、不陪同接待,直奔基層、直插現場的“四不兩直”方式,深入縣區、企業、工地等,就全市大氣污染防治工作進行暗查。
  從督查情況看,大多數地區的企業、工地基本落實了停限產、停工的要求,但仍發現以下問題:
   問題一:一些企業仍存在大氣環境違法問題
  11月2日夜間,督查組對河南順成焦化集團進行了暗查,督查組在廠區外發現,廠區內煙囪正在排放黑色煙霧。督查組試圖進入廠區,被安保人員攔下,說要先請示廠區領導,同意後才能進去檢查,同時,令人詫異的現象發生了,在不到5分鐘的時間內,冒黑煙的煙囪不再排放。
  督查組詢問安保人員電話打給誰的,安保人員說:“是打給總調度室的”,聲稱,“這是規定,要先通知總調度室。”再問安保人員問題一概不知道。
  據瞭解,冒煙的煙囪位於新建煉焦生產線,是該廠的8號和9號煉焦爐。廠區管理人員當時就承認這兩組煉焦爐屬於“試生產”,並沒有實際生產。經督查組進一步核實,該企業不但沒有“試生產”手續,也沒有環評手續,純屬未批先建。而且河南省環保廳和當地環保局已經對該企業進行過處罰,要求停產整改,儘快完善各項環保手續和生產手續。然而該企業一直遲遲不辦理,在線監控設施基本屬於雜物間,沒有通電,更沒有聯網,設備處於完全閑置,除塵設施跑冒滴漏現象嚴重,廠區烏煙瘴氣,煤泥、垃圾到處堆放。
  在山西,督查組於11月3日零時啟動“零點”行動,在對陽泉市山西晉玉焦化集團進行突擊檢查時發現,該企業在夜間生產時不正常使用除塵設施。督查組在現場約半個小時,恰好遇到焦爐出焦,煙粉塵排放十分嚴重,一股濃煙直衝天空,並不停向廠區周圍擴散,附近瀰漫著刺鼻、嗆人的氣味。
  由於部分企業生產中治污設施運行不正常,違法排放、超標排放的現象在這次檢查中屢見不鮮,特別是在一些工業聚集地尤為突出。
  11月3日6點40分,石家莊藁城區路邊的3根巨大煙囪冒著黑色濃煙進入了督查組的視線。記者跟隨督查組循跡而去,發現是藁城市化肥總廠。當督查組8時左右返回這一路段時,發現還有1根煙囪仍在排放大量黃色煙氣。而後,督查組來到藁城區宏森熔煉鑄造有限公司。清晨7時左右的天際剛剛泛出了魚肚白,但在距離這家企業還有數百米時,記者就看見濃重的煙霧籠罩了遠處的一大片區域,如同一頂沉重的帽子蓋在數個煙囪之上。與宏森熔煉鑄造有限公司一牆之隔的是石家莊華安熱能科技公司,廠區內一根粗大煙囪從一間簡易廠房中伸出,正在冒著滾滾黑煙。緊接著,督查組又看見前方出現一團煙霧,驅車前往煙霧源頭髮現,黃煙正從一根粗大的煙囪里噴薄而出,原來是河北隆偉保溫建材有限公司正在排放。
  更令人感到震驚的是督查組在河北省辛集市發現的一家超標排放企業,這家名為天玉玻璃有限責任公司的廠家隱藏在城鄉結合部,入廠道路曲折坎坷,環境十分隱蔽,很難被髮現。然而就是這樣一家企業竟然有3座約60米高的大煙囪,個個冒著濃煙。目測來看,煙氣有的呈藍色,有的呈棕黃色,由於沒有在線監測設備,無法立刻判斷污染物成分。督查人員出現時,玻璃生產廠區大門緊閉,經過反覆協調溝通後才得以進入。看到督查人員,企業老闆匆匆趕來,卻矢口否認有超標排放現象。一開始在回答督查人員詢問時,他表示“沒有環保設施”,而後立刻反悔,一口咬定拖尾很長、帶有刺激性氣味的煙塵是“水蒸氣”且脫硫設施在正常運轉。其他幾名企業技術負責人也閃爍其詞,拿不出任何環保設施檢查、運行記錄。記者在現場不僅沒有看到脫硫劑,而且發現主煙囪旁邊竟然還捆綁著鑄鐵管,也在冒著棕黃的濃煙,還有多個車間的窗口冒出一股股黃煙,整個廠區都瀰漫在煙霧之中。督查人員認定這家企業玻璃生產線未建脫硝設施,配套脫硫設施未正常運行,煤氣發生爐無組織排放現象突出。
  在天津靜海縣,一家不在停產限產名單的企業違法行為被督查組逮個正著。當督查組在天津寶來利鍍鋅有限公司檢查時,在廠院內,可以清晰看到隔壁一家名為“仁翼角鋼”的企業廠區內煙囪冒出黃白色的滾滾濃煙。見此情形,督查組當即派隨行環境執法人員前去調查取證。經查,該企業煤氣發生爐當時正在向外環境無組織排放,且超標嚴重。據此,執法人員現場對該企業進行了處罰。
  在督查中發現,大港油田熱電公司濱海熱電廠、辛集市東方熱電有限責任公司、陽煤集團發供電分公司第三熱電廠、淄博市中鋁山東分公司熱電廠、淄博熱電集團公司、濟南山水集團山東水泥廠、德州山東平原漢源綠色能源有限公司、鶴壁市豐鶴髮電有限責任公司、同力發電有限責任公司以及鶴壁煤電股份有限公司熱電廠、石林鄉陶瓷產業園區富得陶瓷存在超標排放問題。天津天豐鋼鐵有限公司、唐山市開平區新興焦化、河南亞新鋼鐵集團有限公司無組織排放嚴重。河北吉藁化纖有限責任公司熱電廠、中石化石家莊煉化分公司、黑貓炭黑公司、唐山市玉田縣北會村潔康浴池、武強縣豆村鄉化工園區4家化工廠、邯鄲市大橋水泥有限公司、武安市金鼎重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北普陽鋼鐵有限公司、安陽鋼鐵股份有限公司存在煙囪冒黑煙、黃煙問題。
  問題二:一些納入保障方案的企業沒有達到限產或限排要求
  在河北邢台,臨城縣三陽焦化有限公司保障方案制定弄虛作假。督查組在督查中發現,該公司保障方案要求結焦時間由原先的24小時延長為50小時,但根據生產記錄,該公司9、10兩月結焦時間均為48小時,並無方案中提及的24小時結焦時間,實際上未採取任何減排措施。
  一些納入保障方案的企業沒有達到限產或限排要求的問題在此次督查中相當普遍。如天津市的國華能源發展(天津)有限公司、天津濱海能源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二廠、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熱電部、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煉油部、中國石油大港石化分公司等五家企業儘管採取了一定的措施,但仍未達到限產限排30%的要求。廊坊市開發區熱力供應中心(二站)、保定市滿城縣金鹿水泥有限公司、京昆高速117公里附近一水泥預製件生產企業、淄博市中鋁山東分公司熱電廠、淄博市陽煤集團齊魯第一化肥有限公司、晉中108國道與363縣道交匯處一個瑪鋼廠、太原清徐縣五星水泥廠、陽泉南婁股份有限公司水泥廠熟料磨機未按照市政府方案要求按時停產,且粉塵排放嚴重。唐山市玉田縣盛興新天地二期工地、保定市淶源縣山水城建築工地、張家口市橋東區維多花園項目和懷來縣萬悅廣場項目工地、濟南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博覽園項目施工工地、德州市德州學院建築工地以及石家莊市5處工地等未按照保障方案要求停工。德州市鄉盛扒雞有限公司和山東德派克紙業有限公司未按期完成燃煤小鍋爐淘汰任務。
  問題三:面源污染問題仍未徹底解決
  11月4日一早,督查組前往赤峰市西林縣督查時發現,沿著丹錫高速一路向北行駛,當汽車行駛至松山區木頭溝鄉附近後,一路上可以明顯地看到道路兩側的農田內有濃煙冒起,有的著火點距離高速公路只有幾十米的距離。赤峰市環保局工作人員當即電話通知松山區負責此項工作的相關工作人員,要求其馬上對火點進行處理。然而,下午三點左右,當督查組結束林西縣的督查工作驅車返回赤峰市區時,再次在松山區木頭溝鄉附近的道路兩側發現了多個範圍較大的著火點。據瞭解,11月1日內蒙古自治區環保廳東部環保督查中心對《保障方案》的落實情況進行督查時,工作人員就發現了這個區域秸稈焚燒問題,並通知了相關負責人。遺憾的是,雖然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天,相關工作人員也進行了多次溝通,但是這個區域的秸稈焚燒問題依然比較嚴重。
  11月3日凌晨5時許,記者隨同督查組一行在石家莊307國道旁邊發現一大團黑煙。當督查人員找到火點時,看到一個中年婦女正在燃燒垃圾。督查人員見狀馬上出言勸阻,這名婦女一言不發迅速拎起身邊的水桶,澆滅了火堆,顯然早有準備。在當天凌晨進行的暗查中,石家莊市的這種現象並不罕見。有的是環衛工人把掃除的垃圾、樹葉聚集在一起進行燃燒,有的是在空曠的荒野里燒著一堆秸稈,還有的是垃圾坑內有明顯焚燒殘餘並繼續散髮著煙氣。僅督查人員沿路發現的著火點就有大大小小十餘個之多,分佈在欒城段乾村、北長村、藁城區、辛集市的多處農田甚至石家莊城區內,過火面積不盡相同,以焚燒秸稈、垃圾、樹葉、雜草為主。
  在山西,晉中市順城西街垃圾箱內垃圾被引燃,濃煙嚴重影響周邊大氣環境;在太原市晉源區濱河西路北莊頭村北、王郭村、南張村等地,發現14處秸稈起火點位;太原市城中村、城邊村、農村地區小煙囪污染嚴重,冒黑煙較為普遍;陽泉市太陽高速、陽五高速盂縣至陽泉市沿線共發現十餘處秸稈焚燒,升騰起的白煙甚是扎眼。
  同樣,北京市房山區閻村鎮小董村、琉璃河西東村,石家莊欒城段乾村、北長村、藁城區良村多處農田以及石家莊城區,唐山市玉田縣,保定市定興、徐水和保定市區,滄州市南皮縣、獻縣、河間市,邢台市邢台縣,邯鄲市叢台區,大同市,赤峰市松山區、鶴壁市山城區都存在秸稈、垃圾焚燒點。
  時至初冬,記者在督查中發現,不少城區城鄉結合部和農村散燒煤問題依然是大氣污染的主要因素,各類茶浴爐、小煤爐冒黑煙的現象比較普遍。還有一部分尚未實施集中供暖的地區,居民、商鋪、小廠房、倉庫的取暖爐、小鍋爐紛紛“吞雲吐霧”,每家每戶都有冒著黑煙的煙囪。
  涿州市開發區槐林商業街兩側仍有不少露天燒烤攤位。大同市平旺鄉108國道兩側居民採取燃煤方式取暖,每家每戶都有煙囪冒黑煙現象,部分營業性小洗浴、小賓館的燃煤小鍋爐排放也比較突出。
  問題四:施工工地監管不到位
  11月4日零時,河北省石家莊市啟動了最高級別的應急響應措施,相關措施的嚴格程度甚至在《保障方案》的基礎上更進一步。督查組在4日5時至7時的暗訪途中,發現了5處工地仍在作業。當檢查車輛沿著石家莊市東二環行駛時,遠遠就發現路邊一處燈火通明的建築工地十分醒目。記者看到,按照門口公示牌的顯示,此處在建的是“國仕山小區”。儘管是天矇矇亮的清晨,已經有大型水泥罐車在進進出出。檢查人員從側門的豁口處進入工地,發現有數釐米厚的積塵佈滿地面,甚至延伸到外面,影響了二環輔路。檢查人員詢問了正在施工的工人,有人表示並未收到停工通知。
  督查組在各地督查時發現,施工工地監管不到位的現象比比皆是。在北京丰台區看丹南路北側土石方、琉璃河鎮李莊村砂石料場、廊坊市開發區香邑廊橋住宅項目、濟南市濱河集團渣土場、淄博市陽光鑫城等施工工地未進行苫蓋,防風抑塵措施不到位。廊坊市固安新材料產業園一期廠房建設項目和固安縣孔雀城劍橋郡項目、太原華潤中海城中村拆改項目和吳家堡村、西寨村拆遷工程三期進出車輛噴淋設施簡陋。赤峰市寧城縣、元寶山區等地發現仍有煤堆、料堆等未進行苫蓋。內黃縣城陶瓷工業園區及縣城內部多處道路大量施工土方露天堆放,無圍擋、遮蓋措施,道路破損嚴重,路況較差,交通揚塵非常嚴重。鶴壁市一些小型煤炭轉運場所煤堆沿路存放,陶瓷園區內小型粉煤灰磚廠無防風抑塵措施。
  對於督查發現的問題,督查組將督促當地政府抓緊整改,對嚴重違法違規的行為要嚴肅追究責任。   (原標題:部分地區空氣質量保障措施落實不到位)
創作者介紹

金像獎

od51odtcz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